转载搜狐三河一原村主任被曝侵吞巨额集体财产 逍遥法外

最近,媒体以“三河一村主任将集体土地贱卖给妻子,转手赚了八个亿”为标题,报道了河北省三河市大闫各庄村原村主任范士国利用职权侵吞集体财产的事实。媒体报道以后,范士国仍然屹立不倒,无人敢查,有的文章却被无端删除,引起了当地群众的强烈不满。

范士国所作所为,多年来在三河市及周边县市都受到社会的广泛关注。在扫黑除恶的高压下,他不但不收敛,还在当地耀武扬威,依旧横行霸道,还在私设路卡拦截过往车辆,能不能通行全由范士国说了算(该路段一直是乡村道路,交通局还为该路段安装了路灯)。

范士国的嚣张跋扈,与法对抗的行为更让老百姓愤慨,纷纷站出来持续举报他的违法犯罪行为。目前为止,当地对范士国利用职权侵占集体财产一事还没有任何回应,村民还在不断挖出更多的证据。

据村民反映:大闫各庄村砖厂在1984年建成,共有40个窑门,办公室及宿舍一百多间,当时造价在一百多万元,设计使用寿命为60年,村委会在1996年2月1日为该砖厂占地办理了国土使用证。2012年范士国为了侵吞该砖厂“委托评估公司”评估:地上附着物评估价值为8.18万元。这里的猫腻一看便知,并且该地原本就是国有土地,如果拍卖也应该按照当时的市场价格而不是补偿费。

细心的村民还提到:卖断砖厂的协议,应该由村委会主任签字才符合规定,而该协议却由村书记签署,这明显属于无效协议,并且在只有原村主任范士国妻子一人投标的情况下而继续投标,程序显然不合法,应该被视为无效协议。

“你们村毕竟还有协议,而我们双塔村土地没有任何手续就被范士国霸占这么多年,最可气的是,三河市土地局竟然在我们全村无一人知情的情况下,就给办理了国土使用证。违法也没有这么明目张胆的吧?”一位双塔村村民气愤地说。

“国土局副局长高印怀,以他岳父名义在大闫各庄村建了个高级别墅,并且户口也迁入了大闫各庄。这块地问题这么多,老百姓也反映这么多年,可政府还是为开发商办理了开发相关手续,这里面难道就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

“侵占了双塔村的土地,也侵占我们村的土地了,现在还铺上了水泥路面,这不是明显的破坏土地使用性质吗?破坏这么多耕地已经是严重的犯罪行为了。”一位懂法的大闫各庄村村民继续说,“刑法第342条规定,违反土地管理法规,非法占用耕地、林地等农用地,改变被占用土地用途,数量较大,造成耕地、林地等农用地大量毁坏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现在开发商把我村耕地上建成水泥路面肯定是违法行为,希望政府尽快依法查处。”

“范士国还盗挖我们双塔村几百亩耕地,目前也没有任何处理结果,这么多土地还在荒废着。还有,京秦高速施工占地占我们双塔村几百亩耕地,可补偿款还不都是让范士国巧取豪夺走了?”

知情的村民不断曝出猛料:“范士国与三河市交通局某领导勾结,在三河市北外环路开设停车场。范士国令其手下穿上假警服拦截各种运输车辆,以各种名义强行卸载运输物资或收取罚款,但这些罚款从不给任何票据。光这一项每年收取的巨款就不可想象。范士国还对车辆收取保护费:这些运输车辆如每月向范士国交一定费用,那范士国可保这些车辆从唐山到通州的安全。2005年范士国将该停车场改成卸载站,操作模式还跟停车场一样:罚款不给发票。范士国还觉得来钱慢,就开始让众多手下每月为其收取保护费 ,每辆运输车每月交4000元到6000元的保护费。三河市有运输车辆上万辆,再加上从东北和秦皇岛、唐山、蓟县等进京运输车辆,范士国每年就可收取保护费和罚款十多亿元人民币。再加上所卸载的砂石料堆积如山,也未按照规定在财政、价格部门监督下予以变卖,而全部都被范士国霸占,所倒卖资金全部装入了范士国私人腰包。这个卸载站十余年都未向国家交过一分钱,涉及近亿元。在2010年因有人举报被调查时,卸载站看门人郝廷信当时亲眼看见,他们光焚烧收费票据就烧了三天三夜。如此巨资就是一般的县财政收入也比不上范士国的一个卸载站。”

“还有范士国利用三河市北外环修路工程侵吞巨额国家补偿款;长期把持基层政权14年,虚假选举或不选举;还有........”

据村民反映,范士国侵吞集体财产、倒卖、破坏耕地事实百余件,村民也都拿出各种证据向媒体反映,也一直在向相关部门举报,媒体也在时时跟踪报道,但都石沉大海,毫无回应。群众纷纷质疑: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高压下,范士国还有底气与法抗争,他背后的保护伞到底是谁?(凤凰资讯)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Powered By zblogphphtml

 Theme By 精选资讯网
山西曹立华血洗护田村民毁林70万株非法占地追综山西华鑫煤焦化实业董事长曹立华被爆涉黑殴打村民非法占地

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